晓晓白泽🐬

【周叶】流年(番外1)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叶修视角

那年初夏,我于暴雨中遇见了你,你全身污垢,俊美的脸和不相配的绝望的眼神。

我向你伸出了手,我们的羁绊从这里开始

我不知该不该相信冥冥之中的注定,但我知道,我于千万人中看你一眼,只是一眼,我此生就已经交代了

我鬼使神差的让你住到了家里,我确实是晕了头了,我还让你住进了心里。

你一如既往的怕雨,每当雨天总是格外的沉默,其实不是雨天你也很沉默。

我看见,你在黑暗中奔跑的灵魂,孤独寂寞的

我看见,你的坚强在黑暗里遥遥欲坠

我看见,你崩塌在雨夜里的脆弱

我看见,你的倔强在新月中散落了整个枕头

“叶修,别走!”我听见你说。于是我留下,并再也不想离开

我看到你一点点的改变,满心的欢喜

我执念于剪去你漂亮的青丝,我认为那是你与那个世界的联系,可你始终不肯,这让我恼火又无奈,我总愿意顺着你

你用傲娇又嫌弃的眼神看着给你陪伴的小动物,你只留下了小点,虽然你依旧嫌弃。

冷漠如你,我看见你孩子气般的恶作剧,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是被上苍予以重生的幸运儿,理应幸福。你却总为自己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幸福气息懊恼,听见你还为此强词夺理的辩白,我赞同你的说法,我依然愿意顺着你。

终究没能将你留住,无论如何我都不愿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有很多话没告诉你,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

我想着把你封存,或许是我用的封条它不牢靠,又或许你已经存在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刻骨铭心。

记忆总是不期而至。你的笑容,你微凉而苍白的双手,你的恼羞成怒,雨夜里你坐在落地窗前单薄的背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熟悉,熟悉到让人心悸。

然而,我去再也无法触及,哪怕是见见你抱抱你,千言万语,互诉衷肠,也不能了,再也不能了。

我被沐橙赶出了家门,她说再也见不得我颓废的样子。

我走过千山万水,只想找出你的踪迹。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不是你,无一是你。

【周叶】与谁有关40

轮回公关部门最近有了件纠结的事,粉丝们送来了各种盆栽,整个轮回从经理办公室到队员训练室,能摆的地方和不能摆的地方都摆上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张照片引发的。周泽楷某天去拍宣传片,坐一旁休息的空挡看到桌子上摆着一盆白牡丹的多肉,想起来阳台的仙人球来,伸手轻轻的触摸着小叶瓣,嘴角忍不住的上扬,那时的阳光打在周泽楷的侧脸上,眼角眉梢带着说不清的风情,摄影师惊为天人,抓拍了这一瞬间。

照片不知怎么的就扩散出去了,周泽楷的粉丝顿时就沸腾了,一边嗷嗷叫着要给周泽楷生猴子,一边往轮回寄多肉植物。轮回公关部门赶紧出来澄清,很含蓄的表示是摆拍,周泽楷个人并不是有多喜欢。这事慢慢的也就降下温来,虽然还有不少粉丝说着我不信我不管,我家枪王和我一样的喜好。

事件好不容易被压下来,轮回的工作人员还来不及喘口气,新的一次植物轰炸又开始了,起因还是网上流传的照片,另外的照片。拍照的小姑娘是个卖花卉的。在某个地下商场的角落里,平常生意也很一般,那天周泽楷进店时她正用手机和人聊着天,不经意看到周泽楷很认真的在挑选,随手拍了照发给闺蜜说店里来了个很帅的小哥哥,一会要不要送他点赠品什么的。。。。小姑娘看到周泽楷看着一盆镜面草,很纠结的样子,连忙过去询问,原来是怕不好养。得到再三的确定后周泽楷买下了镜面草,美滋滋的离开了。

照片被传开后,粉丝们换了词,放开那盆草,冲我来。然后轮回的人痛并快乐着的收拾着粉丝们寄来的各式植物。甚至连发财树也收到好几棵,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植物大战慢慢平复,轮回的比赛却开始打的有声有色起来。虽然团队赛还有时不时的脱节,好在魔鬼赛程到一段落,轮回博得了个五连胜,终于摇摇晃晃的挤进了前八。

【周叶】与谁有关39

清晨的阳光洒在窗台上,入冬已来难得的晴天,虽然北风依然呼呼的刮着,但看着亮堂堂的,心里暖和了不少。

叶修缓缓的睁开眼,昨晚过度的运动量让他连掀眼皮都觉得费劲,翻了几个身,依然没有起床成功。不是真的有多严重,就是懒得动。拉过被子重新盖好,看着一旁柜子上一叶之秋和一枪穿的手办发呆。

房门被轻轻的打开,周泽楷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叶修转头诧异的看周泽楷“不是去训练了吗?”

“请假。”周泽楷看见叶修醒了,干脆走过去坐在床边。

“你请假干嘛?你们的状况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起来吃饭。”周泽楷俯身用脸蹭了蹭叶修的脸。

叶修想伸手去拉周泽楷的手,却被躲开了,“凉!”

叶修哪管那么多抓着周泽楷有些凉的手不放。

“早餐吃的不多,实在用不着那么早起来做饭。”

周泽楷伸手抱住叶修,并不说话。只要叶修在他就想给他做吃的,哪怕只是早餐也不想太简单。

叶修起来洗漱。周泽楷去拉开窗帘,看到原来空荡荡的阳台上放着一盆绿萝,还有一盆仙人柱小山。忙跑去问叶修,

“哦!那个呀!昨天本来想送你花的。但是感觉花又不长久。我就问了一下,他们说绿萝,还有仙人球比较好养活。”叶修不无得意的说,“你可得好好养着。我要检查的”

两个人吃过早餐,收拾停当,周泽楷就送叶修去了车站。可是到了车站才发现两个人都没有注意车票上的时间,离发车还有两个多小时。两个人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叶修累的不行,靠在周泽楷肩头上就接着补眠,由于是角落,暖气不太足,周泽楷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叶修的身上。他侧着头看着叶修的睡颜,忍不住的嘴角上扬。他自己并不知道,他的目光有多温柔多宠溺。

不远处有几个人看到了这场景,忍不住掏出手机偷偷的拍下这温馨的一幕。

【周叶】与谁有关38

吃完饭周泽楷主动收拾碗筷,叶修非常积极的帮起了忙,不能让寿星累着呀,周泽楷乐得时刻叶修在身旁也就由着了,一个洗一个清确实要快些,关键是气氛很好,叶修说自己几次做饭的惨败经历,周泽楷认真的听,笑得格外温柔。

“以后都我做。”听到叶修说有一次还烫到手了,周泽楷急急的说。

“那怎么行,以后我也是要学的,而且我应该比你先退役,难不成还能让你每天回来做饭。”

“没关系。”听叶修说以后,周泽楷格外的高兴,他的未来里有我,光这样想就有点激动,周泽楷忍不住去抱叶修。

“哎!小周,放开我,刚才蹭我外套都是油,现在又蹭我一身水,”叶修看湿哒哒的手推开不是不推开也不是,“不能这样小周,你抱得我难受。”

“???”周泽楷不明所以,“难受?”

叶修红了脸,“咳咳……吃撑了”

“……”

“我们出去走走吧!”

“冷。”外面是挺冷的,而且时间也很晚了。

叶修看看时间,都快十一点,放弃了,在客厅走了一会,就靠周泽楷身上去由着他帮自己揉肚子。

又折腾了好一会才舒服点,再不好周泽楷就要出去买消食片了。

看周泽楷去放外套,叶修想起了什么,也找起外套来,周泽楷好奇宝宝似的跟在叶修身后。

看到叶修献宝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呃……一包烟还有一张帐号卡,…………周泽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是当叶修开了电脑,读卡器读出游戏角色名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记不清今天第几次的感动了。

角色名:a止于终老,而且,满级。周泽楷的小号是:a始于初见。

周泽楷眼前突然就模糊了起来,周泽楷一直觉得叶修是自己强求得来的,叶修总是很淡然,周泽楷多少有些小心翼翼,但是今天,不论是叶修努力的想学做饭,还是这个和他小号情侣名的帐号卡,这样的用心,周泽楷终于知道,叶修也是爱着他的。

“看到没,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我生日的时候你可没有亲自送礼物。”叶修生日那会他俩都要打比赛,而且还是常规赛末,为了保住席位都紧张到不行。

“叶修,”周泽楷听不进去叶修说了什么,抱着他喃喃地叫着叶修。

“嗯!我在”叶修抚着周泽楷的背,极其温柔的答。

“修,我爱你!”

“我知道。”

“很爱很爱!”

“我知道”


【周叶】与谁有关37

周泽楷一边加强自己的训练强度,一边研究起了战术,由于周泽楷话少,他的战斗意图队友不能很好的领会,很多时候打着打着就脱节了,团队赛失误连连。周泽楷总是会觉得是自己不够强大,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每当周泽楷表达这样的想法时,叶修总会说: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让他找找队友配合的感觉。即使周泽楷很努力的在避免,轮回还被贴上了一人战队的标签。并且在这年的全明星投票中周泽楷第一次入选就拿到了第五名的名次。但以轮回的成绩论这名次水份太多,一些选手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多少有点不服的,周泽楷的比赛打得就更是艰难了。

全明星周末的前一个月,周泽楷的十九岁生日。常规赛前段成绩好的时候,轮回就打算等周泽楷生日给办个粉丝见面会的,无奈轮回跌出了前八,各部门也就偃旗息鼓了。到生日这天轮回还全员加训,周泽楷的生日什么的也就没人提起了。

要不是一早起来收到苏沐橙的生日祝福,周泽楷自己也不记得了。等知道后又忍不住期待起叶修的祝福来。训练的空隙不时点开QQ看有没有叶修的留言。一天就这么混混恶恶的过了,周泽楷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轮回,现在他基本上每天都会回去,路上还时不时掏出手机来瞄上一眼,到了住处楼下终于忍不住点开那个灰色头像,发了一个撇嘴的小表情。站了一会,还是没任何回复,轻轻叹了口气,委屈巴拉的上楼去了。

打开家门周泽楷对着灯光大亮的屋子眨了眨眼,努力回想了下,觉得自己出去是关了灯的,看看格外干净的客厅,周泽楷欣喜若狂,鞋子都没换直接进屋,看到厨房开着灯,先冲进了厨房,零乱的不成样子,但是却没人;去了他俩的房间,没人;打开浴室的门探头看,还是没有人。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周泽楷沸腾的热血慢慢的平静下来,叶修是来了的,只是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周泽楷平复好了情绪才想起自己鞋都没换了,去玄关换鞋,看到常放在鞋柜里叶修的拖鞋也在一旁,更加肯定叶修来过了。想出去找又怕一会和叶修错开了,只能在家里等,心里念着还是得给叶修买个手机才行。

周泽楷先把家里的地拖了一遍,然后去厨房。实在看不出来叶修想做什么菜,烤箱边一大块不明物,炒锅里已经糊了的菜,琉璃台上还摆着几个切好的食材,刀工不咋滴,摆的倒是很整齐,水槽里还养着虾。还有一桶方便面,???周泽楷满头黑线,想不清叶修到底想做的是什么菜,只能把能放的用保鲜盒装了,不能放的就开始炒了,油焖大虾出锅的时候叶修回来了。

周泽楷刚上好菜准备再拿一个碟子盖就听到门响动的声音,来不及擦手,冲过去往叶修身上扑,叶修正换鞋,一个不稳差点摔跤,周泽楷连忙捞住,看到叶修溢出嘴角的笑意,想也不想吻了上去,俩人虽然每天都会视频聊天,但却有几星期没见了,叶修能感觉到周泽楷的热烈,也回应着他的吻,直到冷风随着周泽楷的手钻进衣衫里,叶修才慢慢偏开头,俩个人的呼吸都有点粗重,叶修任周泽楷紧紧抱着,等着情绪平复下来。

“小周”叶修先开了口,声音略带沙哑。

“?”周泽楷只想静静的抱着叶修。

“小周,你再不松开我手指就勒断了。”

周泽楷这才发现叶修一直紧紧提在手里的袋子。

“我去把面盛好,你把蛋糕提进来。”叶修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找了个大碗把面条盛出来。

“小周快来吃寿面,我找了好久才在一家山西店里买到这种一根面!”

周泽楷却只顾得上帮叶修揉手,又是搓又是呵气的,看着被冻红的手直皱眉头,“下次,戴手套。”

“我一着急不就忘了么,本来想给你做一桌菜的,结果厨艺没有技能点,我最拿手的还是泡面,想着寿星只吃泡面不合适,又想你快回来了,才忘了带手套就出去了。”

说完叶修抽回了手又催着周泽楷快点吃面,他自己其实也饿了,忙活了一下午蛋糕没做成,晚饭又被自己搞砸了,看到周泽楷做的菜,就感觉更饿了。

俩人开吃,周泽楷因为叶修在格外的欢快,叶修因为周泽楷厨艺又进步了,吃的也很欢快。

【周叶】与谁有关36

俩人游玩上了瘾,还说服了兰爷爷给他们做导游,每个星期二就由兰爷爷带出去。老人家出去钓鱼,俩人也买了渔具兴致勃勃的跟了去,然而鱼并没有钓到,反而摸了小半桶的螺蛳,叶修为了捞小螃蟹还给夹了手,叶修倒是满不在乎,周泽楷却紧张到不行,直喊着得去看看,手对电竞职业来说太重要了。兰爷爷用这孩子真没出息的眼神看了周泽楷一会,叹着气帮叶修消毒小伤口,又给擦了药,让他暂时别沾水就行了。

后来兰爷爷就只带着他们到处逛逛看看,去各处的寺庙,听兰爷爷讲各种故事,几乎每个庙进门就是笑佛,笑脸相迎的意思,背面是韦陀,韦陀却各有说法,韦陀手里的伏魔杵方向不同就有不同的含义:
如果韦陀杵扛在肩上,表示这个寺庙是大的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三天;
如果韦陀杵平端在手中,表示这个寺庙是中等规模寺庙,可以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一天;
如果韦陀杵杵在地上,表示这个寺庙是小寺庙,不能招待云游到此的和尚免费吃住。
如果大寺庙信徒也可以去问问能不能吃住,一般却是要给香火钱的。
有次出去回到店里,兰爷爷心血来潮教他们吹陶笛,叶修兴趣缺缺,总是没学一会就自己偷偷上阁楼玩游戏。倒是周泽楷没几天就能断断续续的吹一曲东方红。

轻松愉快的日子过得格外的快,原本打算住一个月的时间也超了,一直到了快九月了才去接了苏沐橙一起回去了。

常规赛一开始生活就紧张了起来,嘉世今年又提了几个训练营的新人,成绩平平,各战队试水阶段,新人们也还没遭遇什么毒手。

嘉世和轮回的压力越来越大,说好的一周一次的见面也常常不能如愿。周泽楷终是按耐不住在轮回附近买了个不大的二居室,然而叶修往S市跑的次数依然屈指可数。周泽楷无奈,只能每次一比赛完就急急往H赶。轮回传出周泽楷有个在H市女朋友的绯闻来,经理也旁敲侧击找周泽楷谈了几次心,然后不断强调要以比赛为重云云,弄得周泽楷郁闷了好久。

赛程到了三分之一,周泽楷终于无暇他顾了,轮回遭遇了魔鬼赛程,去年的最佳新人周泽楷在擂台赛上被各种虐。对战微草被王杰希吊打,对战霸图被韩文清按地上擵擦,对战蓝被黄少天抓了小时机…………就连对战嘉世也被叶修干翻在地!团队赛成绩也是很不理想。冯主席笑称联盟的脸被打得怀疑人生,轮回排名从第四一下降到了第十,季后赛席位岌岌可危。

【周叶】与谁有关35

周泽楷天蒙蒙亮就起来蒸饭,据兰奶奶说景区的东西比古镇这的还要贵,还搜出几个很好看的多格饭盒,让他们自带便当用。周泽楷准备了不少东西,餐盒做的饭团和寿司,里料是兰奶奶昨天帮忙做的,泡了消暑茶,还有水果。一个双肩包装得满满当当的,什么毛巾纸巾湿纸巾。甚至在里格放了两套衣服,感觉像是要去野外生存,不仅仅是去蠡园。

叶修对着镜子一边刷牙一边用手整理左耳上有点翘的头发,看到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倚在门框,叶修忍不住埋怨他昨晚抱太紧了,自己半边头发翘得不成样子。周泽楷笑着用温水帮叶修顺发,并没有拆穿叶修每天偷偷调低空调度数,然后又拿了吹风机帮叶修吹干了头发。收拾停当俩人下楼喝了碗白粥就出门了。

地铁站的门才刚刚开,人并不多,周泽楷难得的不用全身武装,并排坐着看对面的广告视频,淬不及防看到黄少天和周喻州,俩人没忍住都笑出了声,叶修直说少天不上镜,然后去摸周泽楷的手机,准备上Q调侃下剑圣,一看时间七点还没到,只得遗憾的作罢。

在市区转了地铁二号线,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周泽楷戴上了帽子和口罩。一直到了蠡园人也不见少,到了公园门口看公告,才知道蠡园有赏荷会,晚上濯景楼还有萤火虫节,难怪不是周末人也不少。

叶修在另一张公告看到了,能完整的背出《爱莲说》就可以免费进园,叶修忙拉着周泽楷躲一边,让他赶紧百度一下《爱莲说》,自己拿着手机读了起来,还示意周泽楷一起背,周泽楷忍着笑直说不用背不用背,叶修兴致高涨也不管周泽楷了,自己站一旁叽里呱啦,最后还让周泽楷帮他看着有没背错。

当叶修对着管理员背完了《爱莲说》拿到了进门小票,不无得意的扬着手,示威般的看着周泽楷,笑得很是得意。周泽楷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掏出一张卡给检票员,然后不紧不慢的进了园。叶修有点傻眼

“你什么时候买的票?”

周泽楷没答,只是拿出了另一张卡递给叶修看。一张套卡,可以进锡惠公园,梅园,蠡园,鼋头渚,而且还是张年卡,全年有效。叶修突然就不想说话了,啧了一声自顾的进了园。

蠡园最具有江南园林特点的园子,古朴的门房进去后,视线被一堵由太湖石搭建的墙挡住,脚下的石板路分别向南北延伸。不管往哪个方向,穿过假山后,视线都会豁然开朗。蠡园逛一次,那是品不出味道来的,沿着石板路一圈、两圈、三圈后,每次都会发现新的景,就像好的苏绣般,那样的紧凑、精致又多变,大景中有小景,小景中还有盆景。

叶修就在这样的景色中不知不觉的平静了,当发觉时也不知和周泽楷拉着手走了多远了。长长的柳堤,临水的长廊,细巧的小桥,绚丽的轩亭,蠡湖上吹来的风,这样的夏天仿佛也凉了几分。

“去游湖吧”周泽楷说。

仿古船装点的还算不错,却要另买游湖的票,然后发现也不是游湖,不过是摆渡去西施庄而已。

【周叶】与谁有关34

星期一周泽楷早早就起来准备去晨跑,随手关了空调,支起两边的小木窗,窗外鸟鸣啾啾,叶修嘟哝了句话,扯小薄被蒙了头接着睡。周泽楷倒是很想和叶修一起去跑步,无奈叶修是怎么也拉不起来的。下楼来又一次遇到了兰爷爷兰奶奶,来了快一周,周泽楷也基本摸清两位老人的规律,早起到公园侧门口的小广场做锻炼,然后去公园对面住宅区的市场买菜,据说那里的菜要便宜点,周泽楷跟去一次,感觉挺远的,还要过马路,婉转的说了两次,貌似没有什么效果。

周泽楷绕着公园跑,古镇在公园的后门,前门种着一排合欢花,正值花期,毛绒绒的花丝细长,沾染的露水未干,花树上满眼的星光,周泽楷总喜欢跑到前门时停一停,看看花树听听鸟鸣,心情变得格外的好。关于合欢花,周泽楷更喜欢它另一个名字,夜合,夜合树的叶昼开夜合,不管白天如何肆意张扬,一到夜晚叶子就会像含羞草一样收拢,周泽楷想,等以后和叶修都退役了就住一起,不管白天各自如何忙碌,一到夜晚可以相偎相依,周泽楷的愿望不外如是。

周泽楷回去的时候顺便到秦园去买了份蟹黄汤包,又买了两份咸豆浆,周泽楷自己倒是爱吃甜,但是叶修要吃咸的,这样想来,上次买的汤包,叶修就只吃了一个,估计也是不喜欢吃的了。转身又去街口买了份煎饼果子。回到小阁楼一打开门就看到叶修已经坐在电脑前,见周泽楷进屋,赶忙抽出帐号卡,在桌子上胡乱拿了一张刷卡上号。

周泽楷:????(前辈这是…………?)

看着周泽楷探究的目光叶修只是讪笑。

见叶修压根没有要解释的样子,周泽楷委屈的撇撇嘴看着叶修。

最受不了周泽楷委屈巴拉的小眼神,叶修赶忙转移话题

“买什么早餐了?我都饿了。”

叶修不想说,周泽楷是没有办法的,只好乖乖的放下早餐,转身去洗手间洗漱了。

吃了早餐腻一起打荣耀,每天的训练项目做完,俩人又挨一起做手操聊着天,周泽楷表示原本是打算来玩的,天天闷屋里是不对的,得按原计划出去看看了。叶修以站了两天岗,腿酸到不行做借口,只想留在屋里吹空调。

周泽楷拿出在H市就做好的攻略,指指上面的赏荷花游湖,感觉去蠡园还是不错。感受到周泽楷殷切的目光,叶修勉强的答应了。行动力超强的周泽楷一得到叶修的首肯,立马高兴的准备起出去玩的东西,一式两份。回头看了一眼铺床上的各种同款,叶修开始后悔什么都由着周泽楷收拾了,一样的帽子,一样的太阳眼镜,一样的T恤,一样的裤子一样的鞋……就连水杯也是一样的!!叶修扶额,低头又发现身上穿的衣服也和周泽楷是同款的,只不过他穿的黑色,周泽楷穿的白色。这人真的是……表达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看着周泽楷一副做了了不起大事的样子,眼里透着快夸夸我的得意……叶修无奈,这人幼不幼稚!

叶修还来不及发表看法,楼下的兰奶奶喊周泽楷去帮忙做午饭了。店里忙的时候一般午饭会叫外卖,不忙的时候兰奶奶就会自己做,这街上原来有一家做潮汕粥的,兰奶奶为了胃不怎么好的兰爷爷,学了很多养胃的粥,这几天周泽楷正学的起劲,而且看叶修吃的还挺香,不像他熬药膳汤要劝半天才能喝一碗。

【周叶】与谁有关33

商订好了行程,叶修就诸事不管,由得周泽楷自己去张罗。车票行李周泽楷一手包办,叶修只等着随行。

由于刚好是暑假,车站人着实不少。还好订的高铁,快停快走的倒了没怎么耽误时间。叶修一上车找到坐位就进入了睡眠模式,好在夏天的衣服不多,周泽楷就只推了一个行李箱,斜挎一笔记本电脑。放好东西坐下,贡献了自己的肩膀让叶修睡得舒服点,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景色,再看看身边人的侧脸,心情说不出的舒坦。

到了地方两人直接拦了出租车去古镇。古镇里的建设都不高,基本都是两三层的古风小楼。下层门面做点小卖买,买个特产啥的,二楼做起居室,空间也都不大,一般能租出去的只有小阁楼了,地方不大价钱却不便宜,周泽楷更偏向于在附近找家酒店住,叶修却说想体验住古镇里的感觉,周泽楷想叶修也许是懒得走路,因为最近的酒店进景区也要走半小时以上。

两个人把主街遛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房子住,主街出租的房子确实不多。

最后他们终于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家,是一对卖陶笛的老夫妇。老爷爷姓兰,先是打量了俩人一番才让进了店里,双方自我介绍完毕。兰大爷提出了要求,原来小阁楼是给他们家的店员住的,年前的时候人嫌工资低,过了年就没有再来了,老两口原也没打算再招人,可是对过那家买纪念品还有特产的和旅行社搭上了关系,时不时就会有团来,连带着兰大爷家的生意也好起来。人多时得三个人才能兼顾得过来,还好大多时候都是星期六星期天顾客多,招了个在江大上学的学生做兼职,也就对付过去了,但是这样一来老人家就没办法双休日去市区和儿子孙子们过了,所以他们希望叶修和周泽楷能在周末帮他们看店,房租和工钱相抵,双方都不吃亏,叶修他们省了租房子的钱,兰爷爷俩老多出了时间去团聚。

叶修是没有问题的,周泽楷却有点为难,怕被粉丝认出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好露面。兰大爷顿感可惜,他一看到周泽楷就觉得他能站门口给他家招揽生意,侧头看看叶修,退了求其次吧,让叶修去门口,然而并不只是为招揽,靠门口的那片区域是必须看顾的,还有就是……兰大爷看了下俩人,咳咳两声,强调说,上班的时候就不要牵着手了嘛。

就这样安顿了下来,俩人还没来得及做出游计划,却先要为这份暑假工做准备,原想着站外面的会比较不容易,但其实叶修只要站在外面看着客人不要做一些让双方尴尬的事情来就OK了。周泽楷在里间负责打包,每个价位的商品包装和配件都不一样,还有一些赠品也需要记好。叶修用小半天熟悉业务就躲小阁楼玩游戏去了,周泽楷用三天时间才勉强合格。

等真正上岗叶修却遭了罪,平时一般都是坐着的,站了半天就觉得后脚跟隐隐作痛,还好下午休息了会,不然叶修觉得自己可能会残。晚上躺床上,叶修感觉全身哪都痛,哼哼唧唧让周泽楷给他捏脚。俩人商量怎么辞了这份工,又觉得也就住一个多月,最多七个周末,咬咬牙,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各自唉叹一声,相互依偎着睡去了。第二天下楼却意外的发现门后放了张小凳,仔细观察了他们一天的兰爷爷告诉叶修,没人或者人少的时候就坐凳子上歇歇。让打算要和叶修换位置的周泽楷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周叶】流年05

大雨下成了小雨的时候叶修把周泽楷带回了家,让他住进了客房。叶修在医院守了十来天,也没怎么好好睡过觉,一回到家粘床就睡死了,也顾不上多交代周泽楷其他。

叶修半夜迷迷糊糊的醒来,觉得口渴,摸起来到厨房找水喝。端着水杯边喝水边往客厅走,猛然被落地窗前盘脚坐着的人影吓了一跳,一口水没顺下去呛得咳弯了腰,“小周,你怎么也不开灯?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灯?”周泽楷不明所以,原来在医院的时候虽然觉得陌生,但是病房里的东西毕竟不多,除了一开始洗漱和上厕所有点不习惯,其它的倒得快适应了,而且叶修一直全方位的照顾着,很多生活常识周泽楷都不知道。

叶修无奈,开了客厅的灯,拉着还有些呆的周泽楷把各处的开关都指了一遍,还让周泽楷自己体验。周泽楷来到这陌生的异世,不安再所难免,一直强装镇定,虽然对周糟充满了好奇,他却能每每忍不住不问,是怕说多错多,也是觉得既来之则安之,来日方长。

都说周泽楷是失忆,叶修却从和周泽楷断断续续的聊天中得知并不是,从他对亲人的称呼,他那个守疆大将的爹,曾是什么云诏国唯一有封地的郡主娘,还有他家世代镇守着的崇都。叶修百度了很多次也没查到那个什么云诏和崇都,他也觉察不出周泽楷会骗他,也愿意相信周泽楷不会骗他。看了那么多的穿越小说和剧本,狗血的自己也碰到一次了,虽然身边这个人是反穿来着。

对叶修来说最难的不是教周泽楷学习常识和灌输现在社会观念。洗脑这件事对叶修来说那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周泽楷对于叶修是个演员这件事从一开始的接受不来到慢慢的习惯有点不容易。原来根深蒂固的观念要打破并非易事,更何况戏子这职业周泽楷非常不感冒。叶修一点点慢慢的改变了周泽楷,从生存规则到生活态度。让周泽楷能如此快接受的只是一句入乡随俗,又或者因为是叶修,仅仅这个人是叶修,周泽楷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初到这里叶修的保证,无条件的就信了。

现在让叶修犯难的却是另一件事,捉襟见肘的钱包。

这件事周泽楷也觉察出来了,从一开始的两荤一素,偶尔还有个味道有点怪的药膳汤,到后来的一荤一素,叶修并不会做饭,都是叫的外卖,而现在他们基本上就只有泡面了。

H市的雨停了才三天,周泽楷对泡面已经深恶痛绝,他甚至开始想念王杰希,哪怕以往王杰希来带的也只是外卖。叶修被周泽楷幽怨的眼神看得受不了,只好买了菜谱和食材,可是捣鼓了半天只有一个鸡蛋汤勉强能吃,最后只能忍痛叫了外卖。

周泽楷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拿出了离开医院前领到的随身物品,一件料子不错的披风和一个他们家祖传的玉扣,希望叶修去当了换吃的。叶修被他气笑了,调侃道:“你头发倒还能值几个钱,要不削了换钱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
“玉扣不是祖传的么,那也不是你的”
“身外之物”
“噗~谬论!”

………………

叶修还是偷偷查了卡上的余额,要是不去觅食,泡面也吃不上了。周泽楷的身体还得调养,光吃泡面也是不行的。看了家里一圈,为了教周泽楷认字,各种物品都贴了名称,张新杰来之前还得撕掉,都是事,都是事,自己给自己找事。

这两年和嘉世不知不觉紧张了起来,原来陶轩说过『一叶之秋2』让他做制片人,现在筹备的风声早就放了出来,但嘉世上下却没有人对叶修有半点透露。还甩出前面几部戏票房低迷的锅准备让叶修背,叶修无奈只得到影视城去找群演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