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白泽🐬

【周叶】与谁有关49

俩个人窝家里呆了几天,叶修刚开始还担心周妈妈会不会来,过了一周风平波静的日子后,安心了不少。


叶修又过上了每天都是荣耀荣耀荣耀的日子,不是在为训练营几个孩子的装备刷材料,就是远程和技术部门的人探讨方案。


周泽楷却成了私家保姆,照顾日常饮食,时刻看紧了不让抽烟,晚上十一点准时拖去睡觉。


就这样也让叶修有了战斗意识,总是趁小周去跑步或是买菜时抽上一根两根的。有一次周泽楷才到楼下,想起忘了东西折返,就看到叶修摇着摇椅悠然的吸着烟。见周泽楷突然回来,赶紧掐灭了烟,对周泽楷嘿嘿的笑。


周泽楷是知道叶修偷偷抽烟的,再淡味道总会有一点,不当场逮到,就装不知道了。今天正好抓个现行,虽然于心不忍到底是要坚持原则的(其实不存在)。叶修被胁迫着和周泽楷去买菜,为了睡前、事后烟,签定了不少不平等条约。


俩个人每天的日常多了斗智斗勇藏烟搜烟这件事。


叶修和苏沐橙视频聊天时,忍不住抱怨,小周什么都好,就是不让抽烟,太残忍。


夏休期还有一个多月,周泽楷比较想出去玩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少,好不容易有了假期,是要过过稍微浪漫点的二人世界的。叶修无所谓,只要能抽烟打荣耀其他的由着周泽楷安排。


周泽楷通过一些关系,在一海岛上租了一间小别墅,菜蔬日常品三天补给,其余得自己动手,相邻不远有相同的海岛别墅群,看着不会太孤单却又相对独立。叶修看了也觉得挺不错,关键还是网络设备齐全,随时随地可以打游戏。


别墅商家免费快艇接送,两人来的早,到的时候才不到八点。岛上环境还好,至少绿色植物比较多,别墅与别墅之间的路也隔着重重树阴。后花园不算大,胜在有个游泳池,边上种着一排大王椰,椰树下有两把很大的遮阳伞,伞下两张躺椅。


环境确实不错,无奈他们来的是夏天,N市的夏天热得能把人晒化了,叶修看着明晃晃的太阳,打死了不想出去,开了空调打开电脑,感觉还是荣耀好,景色优美环境秀丽,还可以任意厮杀,谁傻谁出去。周泽楷也有点后悔了,难怪只要三折,这地方用来过冬应该会很好。傍晚的时候倒还可以,地上余温未退,海风就呼呼的刮,带着海水特有的咸腥又带着一点潮。


别墅群围着一个瞭望塔,安全手册写着那里有一名值班医护,几名安保人员。从别墅到海边有一小段距离,出别墅后的各路口有摄像头,各种安全提示,禁止下海游泳,浅水也是不行的,有专门规划的小海湾可以下海游,却不是很近。


周泽楷很快喜欢上了黄昏时的海边,总要拉着叶修一起去看落日,和叶修穿着情侣装,手牵手慢慢的溜达,这里没有疯狂的粉丝,不用分分钟的全副武装,不用带墨镜和口罩,想拥抱就拥抱,想亲吻就亲吻,轻松又惬意。


他们走着走着就有点远了,夕阳染红了天空,礁石上也晕着金光,石头上还有点烫,像叶修说的烙腚。但是俩人还是爬上礁石去看日落,抹一片晚霞,似五彩的面纱,时光交错间淡淡的金黄色穿透云层,散落在海岸,照映出天空的倒影,落日熔金,一波万顷。


本是无言的时刻,他们依偎着彼此,如果可以像这样慢慢的老去,“也不错呢!”周泽楷说。


“那可不行,得回去打荣耀!”叶修说。


果然,还是不能和荣耀女神比。


等夜幕降临,点点星光亮起,他们该回去了,反正就是周泽楷该做饭了。


叶修耍起了赖,“饿得走不动,”他说。


周泽楷无奈,蹲身背起扑上来的叶修。稀稀拉拉的路灯把两个粘在一起的影子拉得老长。


–_   _–_  _–  – –  –分割线– –  – –_–  –  –_  –


周泽楷订了一个月的房,结束两周不到,关榕飞发来几个银武的升级方案,虽然一直在线探讨,但是周泽楷明显的感觉到叶修越来越焦躁了。别说有心情外出了,就吃饭都是得饿极了才吃,最后干脆的周泽楷喂什么就张嘴吃什么,困了也是直接趴桌子上就睡,都得周泽楷扛回房间睡。连洗澡都是早上起来洗漱时一起洗了。


周泽楷早就听说了装备技术部的人都是疯子,当初荒火改造时,战队的后勤部也是没日没夜的忙活。可是战队成员没一个像叶修这样的,包括那个很迷装备的佟林。


拿手霜给叶修按摩手,周泽楷看着叶修眼底的乌青,心疼不断的蔓延开来。


上网看了下航班,订了明天傍晚的机票,私心想着能不能再见一次夕阳。最后却被告知近期有热带风暴,航班有可会被推迟或取消。


还是联系了别墅商家,让明天来接人。


然后去冰箱找食材准备晚餐了。


【周叶】与谁有关48

赛况激烈,叶修在休息室里也隐隐听到现场粉丝的加油声,不禁感慨轮回越来越有强队的风范了。


个人赛结束后轮回落后两分,擂台赛周泽楷差点一挑三,扳回一城。团队赛成了双方保席的关键,近似疯狂的百花式打法,把轮回这帮才磨合成形的队员直接打散了。传达中心思想的江波涛被首先集火,回防不及被直接一波带走,以二换一又缠走了周泽楷,方明华苦苦支撑却也没办法力挽狂澜,最终轮回止步四强。


轮回粉丝的口号依然喊得震天响,让人有赢的是轮回的错觉。


赛后流程走得飞快,一参加完记者会周泽楷逃也似的离开,让叶修一个人在休息室等了这么久,他心里很着急。所以当他匆匆冲进赛手通道时并没有看到他妈妈正往这边来。


周妈妈很生气,刚开始生周泽楷的气不想理他,冷静了一段时间后来找,周泽楷不是不在,就是赛前急训,根本连面也见不到,今天是比赛结束了,她好不容易才说通了安保人员,一进就看到周泽楷急匆匆的从她面前一闪而过,叫都叫不住。


门才开了一点周泽楷就侧身进了休息室,直奔叶修,拥抱,亲吻,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意乱情迷……只余留一室粗重的喘息……


周妈妈看到的就两个久别重逢的恋人情难自抑的画面,她嘴唇抖个不停,喃喃的说着,“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最后歇斯底里的吼,“周泽楷!”


俩人一个激凌回过了神,周泽楷听出妈妈的声音,回身下意识的把叶修掩在身后,像护犊子似的神情满是戒备。周泽楷的动作彻底惹怒了周妈妈,不管不顾的扑过去一阵撕打,周泽楷护着叶修,示意他先离开,他妈妈有多能闹,他从小就见识了的,不把这里拆个七七八八,停不下来。


叶修挪到门口,却没有出去,探头看了看走道里的情况,退身把门锁上,心里庆幸这房间隔音还不错。比起会被周妈妈责难,叶修更怕这事闹出去会对周泽楷影响不好。


叶修回身,看到周泽楷死死攥着妈妈的手,只是制止她的进一步动作,周妈妈气得混身发抖,嘴里骂个不停,“没良心的,做出这样恶心的事,…………”想起什么骂什么,骂着骂着泄了力气,滑坐在地上,挣出手捂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心里都不好受,周泽楷半拖半扶的把妈妈弄到小沙发坐好,叶修拧来了湿毛巾让她擦脸。周妈妈却不看他,目眦欲裂盯着周泽楷。周泽楷伸手接过毛巾替妈妈擦脸,周妈妈夺了,随便往脸上抹了两下,一把摔在地上,依然恨恨的盯着周泽楷看。


“我是不会同意的”她坚定的说。


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周泽楷如是想着,但他没说,他知道说出来的话,今天这事就没完了。他看到一言不发的叶修,眼里淡淡忧伤的神情。从来都是从容自如的,他舍不得叶修这样,所以他沉默,退让。


这样的周泽楷让她更生气,没有叛逆期的孩子,反抗也是这样,这么温和乖巧的手段。


静默一会,周妈妈突然笑了:“果然是他的种,一样的自私自利”


周泽楷皱眉:“无关。”和他爸爸无关的,他的爱情,与他们都无关的。


她从头尾没看叶修一眼,她多少还是了解周泽楷的,看着温顺,骨子里的固执却不是一般人能改变的。这样的事如果不是周泽楷自己喜欢,别人是强迫不了的。所以如果对上叶修,那一定是下下策了。


双方坚持不下,周泽楷想着原来还想要去超市买点菜,回去后还想给叶修看他买的礼物,现在什么都不成了,门外原来隐约的喧嚣也渐渐没了声息。


周泽楷捏捏牵着叶修的手,让叶修出去等他,见叶修神色担忧,给他一个安心的笑。


叶修靠在通道尽头的窗边,两根没抽完周泽楷就出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周妈妈一言不发,临走前倒是深深看了叶修一眼,姿态高傲的走了。


叶修心有戚戚,“就这样搞定了?”


“嗯!”


“就这样?”什么都没再说就走了,叶修还想着如果周妈妈甩他一脸钱让他离开周泽楷,那他是接还是不接?


周泽楷看叶修微眯眼明显神游,掐了掐他的手,拉着一起往外走。


“答应卖房。”


话不多,叶修却听懂了,心疼起周泽楷来。仰头趁没人偷偷亲了下周泽楷的唇角。


【周叶】与谁有关47

第七赛季常规赛末,轮回稳扎稳打在四五名徘徊,还剩两场比赛,但是季后赛的席位已经确保无疑。另一方面,嘉世的战绩,却有点让人目瞪口呆了,连输九场,从排名第九直降到十五,各大网络论坛沸腾不已,联盟相关网站被某些粉丝点赞评论量最多的帖子《叶秋跌下神坛》以及《叶神已老》等,数不过来。


刚打完比赛的嘉世队员,撇下叶秋和苏沐橙出去吃饭了。叶修已经在做比赛的复盘,团队比赛无比糟糕,他的指令看似都在努力执行,但最后却都以各种方式做背道而驰的操作,真是难为这些人费尽心思了,想要不著痕迹的出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吧。叶修原想有些人是不是想离开,所以准备破罐子破摔?试探几次却又不是,叶修哪能想到为了挤掉他,这些人也算费尽心思了。


QQ消息响起,周泽楷问他这星期要不要去S市,说起来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都是周泽楷单向跑了,可是叶修依然回答说不,训练营的训练计划要变动,新的合适计划还没有出来,他想留下来和技术部的人一起找方案。


周泽楷也没再多说,直接订了第二天的票,重新打开窗口问叶修想吃什么。


叶修却劝他:“要不留在S市休息吧。别太累了!”


“不累,想你”随手发了订票截图给叶修,末了又说,“很想。”


叶修没说话,直接一个视频邀请。一眼看到的就是周泽楷的笑脸,感觉心情也好了不少。


周泽楷话少,叶修却总是很忙,成就了现在这种状况,开着视频,拉成小图放在一角,随时能看到对方的脸。时不时叶修的小吐槽,周泽楷简短的话,那怕都安静着也不显尴尬,有时不经意间相互一瞥,会心的一笑,温暖着彼此的心。有时叶修去摸烟,也会下意识去看周泽楷,果然对方正撇嘴盯着看,就讪讪的叼着也不点。也有真想抽的时候,眼急手快一气呵成的点上,假装没看到周泽楷哀怨的小眼神。


叶修的努力没能挽回嘉世的颓势,嘉世以常规赛十三的排名无缘季后赛,七个赛季的首次,说不失落是假的。赛后的嘉世格外的安静,提前进入夏休期,没心没肺的人收拾东西回家去了,留下的人也让人看不清在图谋什么,私低下的人际关系突然剑拔弩张起来。叶修却没有心思管这些,学校已经放暑假,训练营那班人有更多时间接受全天训练了。


等轮回进入四强,叶修才在苏沐橙疯狂的暗示下后知后觉,该去给周泽楷打打气的。


季后赛程四进二,轮回对战百花。轮回场馆空前热烈,虽说竞技场上无止境,对于原来二流战队的轮回来说,能走到这里,已经胜了一半。轮回粉丝也自发组织赛后庆祝活动,如果自家战队赢了,当然正好,倘若对手赢了,那就一起祝贺。


叶修到轮回主场时已经有粉丝兴高采烈的准备进场,这么热烈的气氛,真是让人怀念呀!绕了道去周泽楷常用的赛前休息室,很快就要赛前集合了,必须快点才行。


周泽楷此时还坐在电脑前等叶修的信息,每次要上场总会说两句,那怕只是例行公事的加油。但是今天的叶修很安静,头像一直灰着,周泽楷不禁有点担心,经理来叫了两次他却坐着没动,只说了一会就去。身后的门又开了,周泽楷皱了下眉,头不回的说,“一会。”门关上了,他悄悄嘘了口气,低头掏出手机准备打下苏沐橙的电话。有人从背后拥住他,吓了一跳,还来不及窜起来,闻到淡淡又熟悉的烟草味,想转身又有点失重,周泽楷跌坐回椅子,叶修顺势坐到他腿上,伸手勾住周泽楷的脖子,周泽楷还来不及说话,叶修已经用双唇封住他的嘴,并像吸吮果冻那样轻柔地吸吮他的唇,周泽楷一下变得温和起来,并微眯双眼、加重呼吸,用手箍住叶修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轻微的窒息,激烈又缠绵的吻,分开的时候大口的呼吸,额头贴着额头,叶修垂眼,只能看到周泽楷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周泽楷身体略僵,叶修笑着接着逗弄他,转头轻咬他的耳垂,低语道:“锁门了。”周泽楷努力克制,艰难的挤出两字“马上!”泄愤般的叼住叶修的嘴厮磨,恋恋不舍的起身,指了指电脑,意思让叶修自己看直播,理理衣服出去了。


【周叶】与谁有关46

比赛打得越来越好,场上偶尔的小失误也没能让周泽楷的纠结太久。轮回时不时的加训也让队员们很震奋 ,比赛很精彩,生活却也不平淡。周泽楷的妈妈约见周泽楷几次,未果。直接杀到轮回去找他,虽然不至于大吵大闹,强大的不睦气氛也让周泽楷略显尴尬。依然为了卖房子的事,许是真的急需那笔钱,态度上一次比一次急迫,刚开始周泽楷尽量躲着,毕竟在队员面前和自己的妈妈针锋相对确实不好。实在躲不了了,答应双方找时间一起吃饭聊聊。


S市某办公大楼,周爸爸正埋头工作,虽说这两年公司 前景大好,还是有很多事要自己打理。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请进。”


门应声而开,干练漂亮的女秘书走了进来,到办公桌前放下捧在手里的资料,默默地站着并没有出去。


周大老板有条不紊的处理完手上的事,这才抬眸示意秘书讲话。


“周少约您下星期三晚上七点在xx餐厅吃饭。”关于周泽楷的事总要立马报告,他不仅是周氏的首席代言还是周老板家的大少爷。


“行程上有冲突吗?”


“那天晚上有关于B市扩张会谈方面的饭局。”


“整理下相关资料交给吴经理,让他去。”


“……”秘书略微的迟疑,却又马上答“是。”


想重新开始工作见秘书并没有离开,还未询问,秘书已经开始说了。


“关于您打算让H市嘉世战队队长叶修做区域代言的事。”


“嗯,联系好了吗?”


“嘉世队长叫叶秋,并不是叶修。”


“不是叶修?”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那也没关系,让他代言,可以酌情提高费用。”


“叶秋拒绝了,他从不参加商业活动。嘉世方面没有正面回复,但是推荐了苏沐橙,她是……”


周老板抬手制止了秘书的话头,“再与嘉世谈谈,价钱可以再商议,其他人就算了。”


“是!”秘书答完告了退,默默出去了。


与此同时嘉世老板的办公室,陶轩在叶修离开后摔了一只很名贵的杯子,崔立这时候走了进来。原本崔立打算自己和叶修谈,一切公事公办就行了,可陶轩非要打什么感情牌,一样碰一鼻子灰。陶轩恨得咬牙切齿又略显无奈,末了叹口气对崔立说“就按你说的办,先物色好人选,下次刘皓再搞事也别压着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越说越气,又捶了下桌子,“不知好歹。”崔立翘了下嘴角用中指推了推眼镜,全程无话,但显然心情不错。


到了星期三这天傍晚周泽楷请了假,没有参与加训,出训练室时队友还开玩笑说他行事匆匆是不是去相亲来着,周泽楷不答,挥挥手和他们别过。步伐轻快的赴约去了,能和父母一起吃饭周泽楷心里还是有点小高兴的,他私心想再和爸妈吃一顿饭,已经有十年未曾同桌吃饭了,如果这次商议后房子卖了,那么他们之间的羁绊可能就没有了。


周泽楷早了半个小时到餐厅,没想到爸爸也已经到了。两个人坐定点餐,周爸爸点了几个周泽楷以前比较喜欢吃的带点甜的菜。周泽楷有点小感动,虽说他和叶修在一起以后口味变了不少,但是至少周爸爸还能记得他喜欢的东西。最后周泽楷又点了两个以前妈妈喜欢吃的菜。然后俩人聊起了天,其实都周爸爸问,周泽楷答,很简短的回答。因为周泽楷的关系,周爸爸慢慢的在关注荣耀,当然更多的只是关注轮回,随口聊聊还是可以的。


周泽楷的妈妈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场父慈子孝的温馨画面。她冷冷的看着周泽楷,“他怎么也在这?”周泽楷张嘴要答,她又对着周爸爸,“是不是你让小楷不卖那套房的?”


父子两人面面相觑,周妈妈已经发起了火,一顿臭骂后总结式的说:“反正我不管你们同不同意,那房子卖定了。”说完转身就走。


周泽楷起身去追,这时服务员进来上菜,阻了一下,人早就没了影。坐餐桌边看着满桌的菜,父子俩相视苦笑。


沉默了会,周爸爸先开的口,“不能怪她,终归先错的是我,让人给房子估个价,三分之一的钱你可以在我这拿。”


周泽楷什么也没再说,如同嚼蜡的吃了晚餐,拒绝周爸爸送他,一个人慢慢的走在繁华的街道,街边发传单的大人偶还在,某家商店的特价广告依然华丽夺目…………一切如同他一个小时前来的时候。只是那时他在想妈妈是不是还喜欢吃八宝鸭,想爸爸是不是还喜欢吃笋…………不同的只有他自己的心情罢了。


站在热闹的路口,周泽楷突然觉得心里有点空,拿出手机拨通了苏沐橙的号码,很少打电话的,一是叶修没有,二是一般都是回家上QQ再说。正不知怎么开口合适,那边传来的却是叶修的声音,“小周?”


“嗯!”


“怎么了?”那头的叶修立马听出周泽楷声音有些闷。


“想你!”


“昨天你才回去。”


“就是想你。”周泽楷有点堵气的说。


“好吧好吧,其实我也想你。”还能怎么办,自己的男朋友不开心,说什么也得哄。


【周叶】与谁有关45

下半赛季默默打响,轮回前两场比赛打的半不特别理想,江波涛的加入并不能马上改变轮回现状。周泽楷不得不再次放慢节奏去配合队员,好在没有碰到什么强队,前八的位置站得倒是挺稳。


嘉世的情况却越来越让人忧心,吊着前八的车尾不说,还时不时出现失误,职业选手们还好,多少能看出是队员配合上出了问题,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却越来越多发出叶修大不如前的感慨。


队员的不配合不服从让叶修多少有点无力,虽然是少数人的作为,但对团队的影响很大,赛后复盘和赛前分析也出现了非常极端的反调。叶修感觉,这帮人,就快要压不住了。


常规赛结束时轮回和嘉世都保住了季后赛席位,但两家的前境和心态却全然不同,一个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一个却是渐渐没落的王朝。不少人都在心里唏嘘,嘉世到底还能不能重回巅峰。


季后赛的第二场嘉世两场败北出局,轮回却还有一场要打,周泽楷原想着让叶修到S市等自己,夏休期的旅游计划也一并发给叶修。叶修却准备留在H市,训练营正在招收暑假来特训的学员,叶修从里面发现了几个不错的苗子,正在给各人制定不同的训练程序。为了引导好这几个孩子,今年的夏休期大概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旅游。周泽楷听完也没说什么,就嘱咐叶修要注意身体,不能因为这些就没日没夜的不知爱惜自己,叶修当然满口答应,一转身就忘了个干净。


当周泽楷忙完比赛,再到轮回加训结束,叶修和周泽楷已经快两个月没见面了,夏休期也已过了一半。等周泽楷一大早风尘仆仆赶到H市,原想能马上见到情人,叶修却等到晚上训练结束才姗姗来迟。周泽楷抱着叶修一顿乱啃,却只能在叶修因为胃疼的蹙眉下罢了手。周泽楷又生气又心疼,那么长时间的悉心调养抵不过叶修两个月的随心所欲。


接下来的日子周泽楷也没有了出去游玩的心情,精心制定了叶修的食谱,每天就为叶修的养胃计划奔忙。叶修每天起来被周泽楷盯着吃了粥才能去训练营,中午回来吃饭随便午休,再去嘉世,回来吃晚饭,然后俩人下楼散步,有时也去逛逛超市买用品,时不时也去看看电影,还被沐橙和楚云秀拉去唱了两次歌,还别说,周泽楷说话技能没点,唱歌却很好听。


这样的日子过得轻松惬意,叶修都说过几次提前进入老龄生活节奏了。


日子飞快,一个多月也就眨眼的功夫,周泽楷觉得自己昨天刚来,今天却要打包回去了。万分不舍却也只能乖乖回S市,俩人的约定依然是轮流到对方的城市相聚。


第七赛常规赛打响,江波涛终于发挥了粘合剂的作用,轮回各种加训也不是白加的,周泽楷的战斗意图终于有了解读者,虽然说不上吹枯拉朽,但是稳中求胜,队员们间的配合越来越顺暢。打到第九轮结叶修去S市看周泽楷的时候,连叶修也说羡慕周泽楷,叶修并没有细说,周泽楷却看到叶修不自觉流露来的一抹忧色。打了九轮,嘉世虽在前八,但还没有碰到去年的四强队。同样争议不断的还有百花战队,当然百花并不是负面的,今年的百花势头很猛,有点不顾后果的那种打法,让人看着心惊。


【周叶】与谁有关44

客厅墙壁的挂钟指向了八点半,周泽楷已经跑步回来洗了澡,厨房锅里的粥是保温的状态。想着该炒个小菜还是煎两个蛋算了,突又觉得先叫叶修起来比较靠谱。下午叶修该回H市了,这个年假过得还真是快。


周泽楷轻手轻脚的进卧室,室内开着暖气有点温差,周泽楷站了一会才往床走去。窗帘没有拉严,一丝光伴着窗台植物的绿透了进来,床上的叶修只露了半张脸睡得正酣。周泽楷侧身坐床上,用手把被子往下拉了拉,想摸叶修眼下的那抹青色,又觉手凉终是缩了回来。顺势躺叶修身旁,连人带被捞进怀里,叶修不舒服的扭下身,嘴里带着有点怨气的哼哼,接着睡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睡颜,想着傍晚的车票,人还没有走就开始想念了,因为怕自己身上凉气会让叶修不舒服,窸窸窣窣好一会才揭开被子钻进去。饶是这样,叶修也缩了身子把他往外推,周泽楷忙停了动作不敢再去搂叶修,然后当叶修睡眼惺忪揉完眼睛之后,看到的就是自家男友略带委屈的脸,能怎么办,只能挪着身往周泽楷怀里拱,天知道他一点也不想动的,而且周泽楷刚躺进来确实没有那么暖和。周泽楷搂着叶修的腰让他更贴近自己,结果换来叶修的嘶嘶声,昨晚又太过了,忙改搂为揉,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叶修揉腰,看他又慢慢的闭上了眼,放轻了手上的动作。此时的叶修却没有睡着,想着以色事人终归不是办法,昨晚为了捋周泽楷的低气压,不仅促膝长谈,到后来甚至让他为所欲为,感觉像被碾过的身体,肠子都快悔青了。


昨晚商定的结果就是,以后不论碰到哪方的亲友,只要被问起都不会否认,不然太伤感情了,但是公开出柜要等双方都退役以后,虽然都觉得自己不会被影响比赛状态,但外界纷扰还是越少越好。周泽楷还第一次提到让叶修转会的事,虽然冬季转会窗昨天就关闭了,并且轮回已经在前几天签下了贺武新人江波涛。关于叶修在嘉世的现况两个人首次谈及,叶修从没想过转会,打到不能打就退,尽管氛围不太好也从没想过要离开嘉世,只要还有比赛打就行。周泽楷几次劝说,可话头一转到叶修,就会被叶修带得像脱缰的野马,不了了之。所以后半夜被周泽楷酱酱酿酿的时候,非常心虚的配合。而现在趴周泽楷身上假寐,四肢百骸传来叫嚣的酸痛,那一丝丝悔越扩越大,渐渐的有点埋怨,也不管是哪,隔着衣服张嘴就咬了一口,周泽楷闷哼,箍着叶修往上托,看到周泽楷越来越深的眸子,叶修讪笑着准备起床。被抱得死紧根本动不了,但却不敢造次了,再撩周泽楷今天怕是走不了。


周泽楷再不舍也没有想让叶修归不了队,耳鬓厮磨了会就拉叶修起来了。叶修去洗漱,周泽楷转身去了厨房。吃完饭叶修就坐电脑前,做完每天固定的训练,点开官方论坛看各家消失,后面重点看了轮回刚挖的新人,研究了江波涛原来的几场比赛,感觉这个粘合剂一样的人说不定还真能让周泽楷和队员粘合起来。只要过了磨合期,轮回还能再进一步。一切要看队员们的贴合度了。最后看了看QQ,嘉世群安静的不像样,除了崔立发的归队信息,什么都没有,曾几何时成了这样了。职业选手群倒是人头不停涌动,就黄少天自己就能说半天单口,更何况不少猫机场车站耗时间的人,像喻队那样的,等他回复话题已经跑过至少两个站了。叶修完全没有聊天的欲望,退了QQ又登游戏去了。


【周叶】与谁有关43

叶修从没像现在这么窘迫,兴冲冲的跑来付账,结果发现身上一毛钱也没有,刚才就不应该太皮去撩小周,让他的袖子沾了酱不得不去洗手间,身上穿的衣服又是小周准备的,连张纸巾都没有。叶修只得尴尬的往边上让,示意身后的人先结帐。


在餐厅的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等在后面的却是三个人,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对护着她的夫妇。男的四十岁上下,女的却显得比较年轻,最多三十左右的样子。小女孩嘟着嘴眼巴巴的看着女人手里的一大捧玫瑰,女人解释说小女孩抱不动。虽说小女孩闹着小脾气,但是一家人的氛围看着却说不出的温馨。叶修忍不住的多看两眼,然后感觉那中年男人莫名的熟悉,好像在哪看到过,难道也是联盟相关的人,歪头想想又想不出来有这号人物。


“修!”叶修正想着,周泽楷疾步而来,伸手去拿叶修手里的帐单,然后笑着转身去柜台。


前面的人刚好也结完帐转过身来,和三人打了照面,周泽楷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呆呆的愣在那里。


“哥哥。”小女孩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


“爸。”周泽楷呐呐的叫了一声。


“小楷。”男人和女人同声叫着,然后看到周泽楷身边站着的叶修,眼神瞬间有点复杂。


几人重新找了包间坐下,小女孩无视几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叽叽喳喳说着学校里的趣事,又说常常在电视上看到哥哥,那神情既高兴又骄傲。


最终还是周爸爸没忍住,“你带泽榆先去楼下等我。”


等俩人走后,周爸爸认真的打量起对面两个人。


叶修坐的笔直,手放在桌子下,周泽楷手放在桌面上,右手时不时摸摸左手上的戒指。


周泽楷顺着周爸爸的目光看叶修,赶忙介绍,“叶修”又对着叶修,“我爸,”想了想又补充,“叶修,男朋友。”


周爸爸气息有些不稳,缓缓的平复下来。“认真的?”


“嗯!”简单又肯定的回答。


“也是电竞选手?”


“是,H市,嘉世。”


周爸爸有点生气,却不仅仅是生周泽楷的气,多少有点气自己,刚开始还一心想补偿周泽楷的,然后由于,过失方没有了抚养权,再然后就想着等每次探视的时候好好陪他,周泽楷妈妈的阻挡还让生气了好久,直到有了泽榆,再也分不出精力来给周泽楷了,到现在一年见不到三五次面,父子之间陌生得连亲戚都不如了,还好现任妻子在家并不忌讳周泽楷,泽榆从小就知道自己有个很棒的哥哥,只是非常忙,总是没空回家。


周爸那边正追忆往事,这边的周泽楷发现了叶修的异样,平时散漫随性的叶修,依然保持着刚坐下时的姿态,腰背挺得笔直,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上,一动也不动,这么久了从没见叶修如此紧张过,虽然面上不显,但周泽楷知道叶修这是紧张了,不由的有些心疼。一只左手覆盖上了叶修略微僵硬的右手,揉了几下,手指滑过指缝,十指紧扣。叶修瞥了一眼对面的人,想抽手谁知却被握得更紧,又用脚去踢周泽楷,示意他放手,周泽楷不管,突如其来的我行我素。


“你们,”周爸爸突然开囗,打断了对面正暗自较劲的两个人,叶修和周泽楷正襟危坐。


“如果只是玩玩,”周爸爸刚开了头,周泽楷就要张嘴反驳,略略抬手阻止周泽楷插话。


“如果你们只是玩玩,那么现在就分手吧,这样的恋情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也得不到亲人的祝福。”周爸爸看到周泽楷嘲讽的神情一闪而过,“或者你想引起我们注意才这么做?”


“过年纪了。”周泽楷答,早就过了那种时期了。


“如果你们是真的想要在一起,我现在还没办法真心祝福你们,现实比你们想象的要……”


周爸爸话还没有说完,周泽楷腾地一下站起来,“与你无关,不需要。”然后二话不说拖着叶修就往外走。


“小周!”

“小楷!”


叶修有点发愣差点被周泽楷带倒,终于发现那个在场勇往直前那股劲不是周泽楷的反差萌了,说不定这隐藏的属性才是他该有的样子。


周爸爸也有点发怔,周泽楷从来都是温良无害的样子,没有发过脾气,感觉不到叛逆期。别人话还没有说完就气冲冲打断更是没有过。


叶修出了死力气才在周泽楷开门前拉住他,示意他应该把周爸爸的话听完。


周泽楷这么生气只是害怕自己的爸爸会说出什么让叶修难堪的话来,一听到不祝福就炸了,心里面就一个念头,和你没关系,不需要你的祝福,你没资格管我,活脱脱叛逆的大龄少年。


叶修努力安抚周泽楷,嘴里叫着小周小周,手抚着后背帮他顺气,还不忘回头冲周爸爸不失礼貌的笑笑, “您别生气,小周有时挺倔的。”一副我家孩子不懂事,你多担待的模样,气氛显得更诡异了,叶修再一次讪讪。


周泽楷平复好心情,理好自己被扯得不成样子的西服,转身低头,“对不起!”只说了这一句,别的话却也没有了。回忆下周爸爸说的话,自己的脾气确实来的有些莫名,略带委屈的看了眼叶修,又是一副可怜巴拉的样子了。


周爸爸从头看到尾感觉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


“你们回去吧,下次我们再找时间聊聊,”周爸爸的神情有些暗淡,“可以吗?小楷!”


“好!”周泽楷答完拉着叶修就走。


【周叶】与谁有关42

情人节当天,苏沐橙为了不被狗粮噎到早早出了门。后天就是归队的日子,约了楚云秀在S市碰头,直接去机场接了云秀去外滩疯玩去了。虽然到处都有人在撒狗粮,但是有个人在身边,感觉牙也没那么疼。

周泽楷这边并没有很顺利,为了哄叶修穿西装就颇费一番功夫,撒娇卖萌外加签定不平等合约,好不容易衬衫穿上了又不肯打领带了,还时不时嘟囔着真麻烦,应该去网吧包个小包间,然后俩人疯狂的打jjc,互虐或者组合去虐狗,叶修认为这样的情人节才是自己想要的,经济实惠又有意思。

周泽楷任由叶修发唠骚,执着的捯饬着自己和叶修。等俩人拾掇停当,叶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啧啧两声,“感觉这是要举办婚礼。”周泽楷从背后抱着叶修,也从镜子里看自己,俩人同款的黑色西装,想着如果是那也不错,然后想象着美好的场景,双手不知不觉中箍紧了,直到叶修嚷嚷“衣服弄 皱了,一下午功夫可就白费了。”才依依不舍的松了手。

俩人依约去了餐厅,平时还算繁华的街区今天更是多了不少成双成对的情侣们。路口转弯处买花的小姑娘,看起来生意不错的样子,人行天桥那个装瞎拉二胡的汉子正断断续续的拉着梁祝,显得不那么合时宜,即便是这样,一路上周泽楷依然很开心。

吃饭的流程俗套的很,周泽楷订的是角落又靠窗的位置,边吃边看楼下的人来人往。几次偷偷摸了口袋里的小盒子,又觉得时机不对,又放回去。叶修看周泽楷纠结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终是没忍住,在周泽楷再把手缩下去时轻轻笑出了声,然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周泽楷只得缓缓的拿出了盒子,正懊恼自己没设想好场景,是该按求婚的形式来,还是就像平常那样送礼物的态度,还没有想好,盒子已经被叶修捞了过去,还顺其自然的打开来。

看到亮闪闪的铂金光戒,叶修有点错愕,什么纹饰也没有,只有内壁打只XY的字印,再简单不过了。但是
戒指的话带不了,至少退役之前不可能带上什么戒指。见叶修皱眉,周泽楷又指了指盒子,叶修从下格抽出编好的一红一黑两根绳。

“还真是俗套,我以前就有看到选手就用这方式戴戒指来着,忘了谁了。”

周泽楷被嫌俗套,很委屈,这都被嫌弃一整天了,有爱人却没有爱的情人节。

看周泽楷突如其来的低气压,叶修赶忙补救,“手给我。”

“……??”周泽楷不明白。

“我看看戴起来好不好看。”叶修一本正经的说

周泽楷懵懵的伸出了左手,叶修二话不说拿了戒指就往周泽楷无名指戴,周泽楷反应慢了半拍,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戒指已被捋到底了,这是叶修的戒指,比周泽楷的小了一分,所以周泽楷指腹多了圈小肉包,戒指是没法正常的拿下来了。

面对周泽楷无比哀怨的小眼神,叶修也想起这一节来,讪讪笑着强辩,“不就应该带刻着对方名字的戒指吗,你的拿来我戴。”周泽楷从另一边口袋掏出来另一个盒子,叶修伸出了左手,周泽楷很自然的拿出戒指帮他戴上,过了才后知后觉得激动起来,感觉真像婚礼上的互换,脸倏地红到了耳根。戒指是大了点,把叶修喂胖是不是就可以了。至于自己,周泽楷又看了看左手,也不知道多做手操有没有用。想想也不太可能,手操也是适当适量才行的。

“其实我比较喜欢你平时戴的那个子弹。”叶修端详自己的手说。

“你,喜欢那个?”周泽楷有点疑惑。

“嗯,挺好看的,而且你那个是特制的吧?我看到过就连限量的也和你的不一样。”

周泽楷笑得眉眼弯弯,心里高兴叶修的细心,这么用心当然是在意,他的子弹确实是特制,底部是荣耀的
logo弹身刻的却是zzk。联盟官方产品限量版弹身刻的是轮回队标的logo。既然叶修喜欢,那就给他好了,又后悔今天怎么就不戴,怪自己,怕穿白衬衫戴那黑绳太明显不好看。

【周叶】与谁有关41

日子充实的过着,叶修和周泽楷也在相处中习惯着彼此,轮流到对方的城市去也成了固定的模式。周泽楷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到都有点不真实,为了确保这份幸福,他只有对叶修好,更好。。。

又一年的春节来了,联盟让各战队派代表去拍贺年照,地点就订在S市。

嘉世只让苏沐橙参加,然而只要叶修没有别的安排必定会陪沐橙去的。两人接到通知就提前去了S市,住进周泽楷的小套房里。

当叶修和苏沐橙看到卧室小阳台满眼的绿意盎然,不禁惊呆了!阳台被周泽楷装扮成了小花园,还安装了保证空气湿度和控制温度的设备。在绿色中放着一张小圆桌,两张滕编的摇椅,古朴又不失温馨。苏沐橙一下就喜欢上了这小地方,靠摇椅上一边摇一边给周泽楷提建议,

“应该再加架秋千,你就弄了两摇椅,小周都没有想想我。”苏沐橙原想要假装生气的,但她这时正一副非常惬意的样子,那怕说得哀怨却也看不出来生气了。周泽楷听苏沐橙发难,赶忙提来了一大袋零食,又泡了茶,忙前忙后转了几圈,好容易都妥当了,才发现叶修和沐橙正一人一边的摇晃着摇椅嗑瓜子,顺带的聊起了这赛季新人们的表现。

周泽楷只能搬来小矮墩坐叶修身边帮他们夹核桃,然后津津有味听他俩侃大山,时不时也嗯啊的应和一下,大多时候就笑着听着。等渐渐没了声,才发现俩人都睡着了,轻轻放下夹子,净了手拿来毯子给他俩盖上。又检查了一下窗户,转身出去忙别的了。

等联盟安排的贺年照拍好,仨人就猫家里过起了冬眠似的日子,吃饭睡觉打游戏,磨磨蹭蹭的到了大年三十也没回H市,干脆就在S市过年了,反正叶修什么都不管只要有荣耀打就可以了,苏沐橙只要能做叶修的小跟班也就可以了,周泽楷只要大家都高兴就可以了。

这年的初五刚好是情人节,周泽楷就想着和叶修过个浪漫点的情人节,和苏沐橙暗搓搓的商量了好几次,最后也没拿定什么好主意,只能先在一家有名的西餐厅订了座,其他的只能再想。苏沐橙鼓动周泽楷买情侣戒,感觉又浪漫又有爱,苏沐橙越说越觉得戒指最好。周泽楷原本是想着等求婚的时候再买戒指的,虽说国内的婚姻法还没有通过,但不都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吗,周泽楷怎么能对叶修耍流氓,不能够呀。想是这么想,经不住苏沐橙的说服,偷偷的量了叶修的无名指,订了一对没有纹饰的光戒。

【周叶】流年(番外1)

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静守时光,以待流年。

叶修视角

那年初夏,我于暴雨中遇见了你,你全身污垢,俊美的脸和不相配的绝望的眼神。

我向你伸出了手,我们的羁绊从这里开始

我不知该不该相信冥冥之中的注定,但我知道,我于千万人中看你一眼,只是一眼,我此生就已经交代了

我鬼使神差的让你住到了家里,我确实是晕了头了,我还让你住进了心里。

你一如既往的怕雨,每当雨天总是格外的沉默,其实不是雨天你也很沉默。

我看见,你在黑暗中奔跑的灵魂,孤独寂寞的

我看见,你的坚强在黑暗里遥遥欲坠

我看见,你崩塌在雨夜里的脆弱

我看见,你的倔强在新月中散落了整个枕头

“叶修,别走!”我听见你说。于是我留下,并再也不想离开

我看到你一点点的改变,满心的欢喜

我执念于剪去你漂亮的青丝,我认为那是你与那个世界的联系,可你始终不肯,这让我恼火又无奈,我总愿意顺着你

你用傲娇又嫌弃的眼神看着给你陪伴的小动物,你只留下了小点,虽然你依旧嫌弃。

冷漠如你,我看见你孩子气般的恶作剧,忍不住嘴角上扬。

你是被上苍予以重生的幸运儿,理应幸福。你却总为自己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幸福气息懊恼,听见你还为此强词夺理的辩白,我赞同你的说法,我依然愿意顺着你。

终究没能将你留住,无论如何我都不愿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有很多话没告诉你,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你说。

我想着把你封存,或许是我用的封条它不牢靠,又或许你已经存在我生活的点点滴滴,刻骨铭心。

记忆总是不期而至。你的笑容,你微凉而苍白的双手,你的恼羞成怒,雨夜里你坐在落地窗前单薄的背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熟悉,熟悉到让人心悸。

然而,我去再也无法触及,哪怕是见见你抱抱你,千言万语,互诉衷肠,也不能了,再也不能了。

我被沐橙赶出了家门,她说再也见不得我颓废的样子。

我走过千山万水,只想找出你的踪迹。

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无一不是你,无一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