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晓白泽🐬

【周叶】与谁有关35

周泽楷天蒙蒙亮就起来蒸饭,据兰奶奶说景区的东西比古镇这的还要贵,还搜出几个很好看的多格饭盒,让他们自带便当用。周泽楷准备了不少东西,餐盒做的饭团和寿司,里料是兰奶奶昨天帮忙做的,泡了消暑茶,还有水果。一个双肩包装得满满当当的,什么毛巾纸巾湿纸巾。甚至在里格放了两套衣服,感觉像是要去野外生存,不仅仅是去蠡园。

叶修对着镜子一边刷牙一边用手整理左耳上有点翘的头发,看到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倚在门框,叶修忍不住埋怨他昨晚抱太紧了,自己半边头发翘得不成样子。周泽楷笑着用温水帮叶修顺发,并没有拆穿叶修每天偷偷调低空调度数,然后又拿了吹风机帮叶修吹干了头发。收拾停当俩人下楼喝了碗白粥就出门了。

地铁站的门才刚刚开,人并不多,周泽楷难得的不用全身武装,并排坐着看对面的广告视频,淬不及防看到黄少天和周喻州,俩人没忍住都笑出了声,叶修直说少天不上镜,然后去摸周泽楷的手机,准备上Q调侃下剑圣,一看时间七点还没到,只得遗憾的作罢。

在市区转了地铁二号线,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周泽楷戴上了帽子和口罩。一直到了蠡园人也不见少,到了公园门口看公告,才知道蠡园有赏荷会,晚上濯景楼还有萤火虫节,难怪不是周末人也不少。

叶修在另一张公告看到了,能完整的背出《爱莲说》就可以免费进园,叶修忙拉着周泽楷躲一边,让他赶紧百度一下《爱莲说》,自己拿着手机读了起来,还示意周泽楷一起背,周泽楷忍着笑直说不用背不用背,叶修兴致高涨也不管周泽楷了,自己站一旁叽里呱啦,最后还让周泽楷帮他看着有没背错。

当叶修对着管理员背完了《爱莲说》拿到了进门小票,不无得意的扬着手,示威般的看着周泽楷,笑得很是得意。周泽楷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掏出一张卡给检票员,然后不紧不慢的进了园。叶修有点傻眼

“你什么时候买的票?”

周泽楷没答,只是拿出了另一张卡递给叶修看。一张套卡,可以进锡惠公园,梅园,蠡园,鼋头渚,而且还是张年卡,全年有效。叶修突然就不想说话了,啧了一声自顾的进了园。

蠡园最具有江南园林特点的园子,古朴的门房进去后,视线被一堵由太湖石搭建的墙挡住,脚下的石板路分别向南北延伸。不管往哪个方向,穿过假山后,视线都会豁然开朗。蠡园逛一次,那是品不出味道来的,沿着石板路一圈、两圈、三圈后,每次都会发现新的景,就像好的苏绣般,那样的紧凑、精致又多变,大景中有小景,小景中还有盆景。

叶修就在这样的景色中不知不觉的平静了,当发觉时也不知和周泽楷拉着手走了多远了。长长的柳堤,临水的长廊,细巧的小桥,绚丽的轩亭,蠡湖上吹来的风,这样的夏天仿佛也凉了几分。

“去游湖吧”周泽楷说。

仿古船装点的还算不错,却要另买游湖的票,然后发现也不是游湖,不过是摆渡去西施庄而已。

【周叶】与谁有关34

星期一周泽楷早早就起来准备去晨跑,随手关了空调,支起两边的小木窗,窗外鸟鸣啾啾,叶修嘟哝了句话,扯小薄被蒙了头接着睡。周泽楷倒是很想和叶修一起去跑步,无奈叶修是怎么也拉不起来的。下楼来又一次遇到了兰爷爷兰奶奶,来了快一周,周泽楷也基本摸清两位老人的规律,早起到公园侧门口的小广场做锻炼,然后去公园对面住宅区的市场买菜,据说那里的菜要便宜点,周泽楷跟去一次,感觉挺远的,还要过马路,婉转的说了两次,貌似没有什么效果。

周泽楷绕着公园跑,古镇在公园的后门,前门种着一排合欢花,正值花期,毛绒绒的花丝细长,沾染的露水未干,花树上满眼的星光,周泽楷总喜欢跑到前门时停一停,看看花树听听鸟鸣,心情变得格外的好。关于合欢花,周泽楷更喜欢它另一个名字,夜合,夜合树的叶昼开夜合,不管白天如何肆意张扬,一到夜晚叶子就会像含羞草一样收拢,周泽楷想,等以后和叶修都退役了就住一起,不管白天各自如何忙碌,一到夜晚可以相偎相依,周泽楷的愿望不外如是。

周泽楷回去的时候顺便到秦园去买了份蟹黄汤包,又买了两份咸豆浆,周泽楷自己倒是爱吃甜,但是叶修要吃咸的,这样想来,上次买的汤包,叶修就只吃了一个,估计也是不喜欢吃的了。转身又去街口买了份煎饼果子。回到小阁楼一打开门就看到叶修已经坐在电脑前,见周泽楷进屋,赶忙抽出帐号卡,在桌子上胡乱拿了一张刷卡上号。

周泽楷:????(前辈这是…………?)

看着周泽楷探究的目光叶修只是讪笑。

见叶修压根没有要解释的样子,周泽楷委屈的撇撇嘴看着叶修。

最受不了周泽楷委屈巴拉的小眼神,叶修赶忙转移话题

“买什么早餐了?我都饿了。”

叶修不想说,周泽楷是没有办法的,只好乖乖的放下早餐,转身去洗手间洗漱了。

吃了早餐腻一起打荣耀,每天的训练项目做完,俩人又挨一起做手操聊着天,周泽楷表示原本是打算来玩的,天天闷屋里是不对的,得按原计划出去看看了。叶修以站了两天岗,腿酸到不行做借口,只想留在屋里吹空调。

周泽楷拿出在H市就做好的攻略,指指上面的赏荷花游湖,感觉去蠡园还是不错。感受到周泽楷殷切的目光,叶修勉强的答应了。行动力超强的周泽楷一得到叶修的首肯,立马高兴的准备起出去玩的东西,一式两份。回头看了一眼铺床上的各种同款,叶修开始后悔什么都由着周泽楷收拾了,一样的帽子,一样的太阳眼镜,一样的T恤,一样的裤子一样的鞋……就连水杯也是一样的!!叶修扶额,低头又发现身上穿的衣服也和周泽楷是同款的,只不过他穿的黑色,周泽楷穿的白色。这人真的是……表达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看着周泽楷一副做了了不起大事的样子,眼里透着快夸夸我的得意……叶修无奈,这人幼不幼稚!

叶修还来不及发表看法,楼下的兰奶奶喊周泽楷去帮忙做午饭了。店里忙的时候一般午饭会叫外卖,不忙的时候兰奶奶就会自己做,这街上原来有一家做潮汕粥的,兰奶奶为了胃不怎么好的兰爷爷,学了很多养胃的粥,这几天周泽楷正学的起劲,而且看叶修吃的还挺香,不像他熬药膳汤要劝半天才能喝一碗。

【周叶】与谁有关33

商订好了行程,叶修就诸事不管,由得周泽楷自己去张罗。车票行李周泽楷一手包办,叶修只等着随行。

由于刚好是暑假,车站人着实不少。还好订的高铁,快停快走的倒了没怎么耽误时间。叶修一上车找到坐位就进入了睡眠模式,好在夏天的衣服不多,周泽楷就只推了一个行李箱,斜挎一笔记本电脑。放好东西坐下,贡献了自己的肩膀让叶修睡得舒服点,看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景色,再看看身边人的侧脸,心情说不出的舒坦。

到了地方两人直接拦了出租车去古镇。古镇里的建设都不高,基本都是两三层的古风小楼。下层门面做点小卖买,买个特产啥的,二楼做起居室,空间也都不大,一般能租出去的只有小阁楼了,地方不大价钱却不便宜,周泽楷更偏向于在附近找家酒店住,叶修却说想体验住古镇里的感觉,周泽楷想叶修也许是懒得走路,因为最近的酒店进景区也要走半小时以上。

两个人把主街遛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房子住,主街出租的房子确实不多。

最后他们终于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家,是一对卖陶笛的老夫妇。老爷爷姓兰,先是打量了俩人一番才让进了店里,双方自我介绍完毕。兰大爷提出了要求,原来小阁楼是给他们家的店员住的,年前的时候人嫌工资低,过了年就没有再来了,老两口原也没打算再招人,可是对过那家买纪念品还有特产的和旅行社搭上了关系,时不时就会有团来,连带着兰大爷家的生意也好起来。人多时得三个人才能兼顾得过来,还好大多时候都是星期六星期天顾客多,招了个在江大上学的学生做兼职,也就对付过去了,但是这样一来老人家就没办法双休日去市区和儿子孙子们过了,所以他们希望叶修和周泽楷能在周末帮他们看店,房租和工钱相抵,双方都不吃亏,叶修他们省了租房子的钱,兰爷爷俩老多出了时间去团聚。

叶修是没有问题的,周泽楷却有点为难,怕被粉丝认出来,支支吾吾的说不好露面。兰大爷顿感可惜,他一看到周泽楷就觉得他能站门口给他家招揽生意,侧头看看叶修,退了求其次吧,让叶修去门口,然而并不只是为招揽,靠门口的那片区域是必须看顾的,还有就是……兰大爷看了下俩人,咳咳两声,强调说,上班的时候就不要牵着手了嘛。

就这样安顿了下来,俩人还没来得及做出游计划,却先要为这份暑假工做准备,原想着站外面的会比较不容易,但其实叶修只要站在外面看着客人不要做一些让双方尴尬的事情来就OK了。周泽楷在里间负责打包,每个价位的商品包装和配件都不一样,还有一些赠品也需要记好。叶修用小半天熟悉业务就躲小阁楼玩游戏去了,周泽楷用三天时间才勉强合格。

等真正上岗叶修却遭了罪,平时一般都是坐着的,站了半天就觉得后脚跟隐隐作痛,还好下午休息了会,不然叶修觉得自己可能会残。晚上躺床上,叶修感觉全身哪都痛,哼哼唧唧让周泽楷给他捏脚。俩人商量怎么辞了这份工,又觉得也就住一个多月,最多七个周末,咬咬牙,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各自唉叹一声,相互依偎着睡去了。第二天下楼却意外的发现门后放了张小凳,仔细观察了他们一天的兰爷爷告诉叶修,没人或者人少的时候就坐凳子上歇歇。让打算要和叶修换位置的周泽楷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周叶】流年05

大雨下成了小雨的时候叶修把周泽楷带回了家,让他住进了客房。叶修在医院守了十来天,也没怎么好好睡过觉,一回到家粘床就睡死了,也顾不上多交代周泽楷其他。

叶修半夜迷迷糊糊的醒来,觉得口渴,摸起来到厨房找水喝。端着水杯边喝水边往客厅走,猛然被落地窗前盘脚坐着的人影吓了一跳,一口水没顺下去呛得咳弯了腰,“小周,你怎么也不开灯?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灯?”周泽楷不明所以,原来在医院的时候虽然觉得陌生,但是病房里的东西毕竟不多,除了一开始洗漱和上厕所有点不习惯,其它的倒得快适应了,而且叶修一直全方位的照顾着,很多生活常识周泽楷都不知道。

叶修无奈,开了客厅的灯,拉着还有些呆的周泽楷把各处的开关都指了一遍,还让周泽楷自己体验。周泽楷来到这陌生的异世,不安再所难免,一直强装镇定,虽然对周糟充满了好奇,他却能每每忍不住不问,是怕说多错多,也是觉得既来之则安之,来日方长。

都说周泽楷是失忆,叶修却从和周泽楷断断续续的聊天中得知并不是,从他对亲人的称呼,他那个守疆大将的爹,曾是什么云诏国唯一有封地的郡主娘,还有他家世代镇守着的崇都。叶修百度了很多次也没查到那个什么云诏和崇都,他也觉察不出周泽楷会骗他,也愿意相信周泽楷不会骗他。看了那么多的穿越小说和剧本,狗血的自己也碰到一次了,虽然身边这个人是反穿来着。

对叶修来说最难的不是教周泽楷学习常识和灌输现在社会观念。洗脑这件事对叶修来说那简直就是信手拈来,
周泽楷对于叶修是个演员这件事从一开始的接受不来到慢慢的习惯有点不容易。原来根深蒂固的观念要打破并非易事,更何况戏子这职业周泽楷非常不感冒。叶修一点点慢慢的改变了周泽楷,从生存规则到生活态度。让周泽楷能如此快接受的只是一句入乡随俗,又或者因为是叶修,仅仅这个人是叶修,周泽楷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他说的话,因为初到这里叶修的保证,无条件的就信了。

现在让叶修犯难的却是另一件事,捉襟见肘的钱包。

这件事周泽楷也觉察出来了,从一开始的两荤一素,偶尔还有个味道有点怪的药膳汤,到后来的一荤一素,叶修并不会做饭,都是叫的外卖,而现在他们基本上就只有泡面了。

H市的雨停了才三天,周泽楷对泡面已经深恶痛绝,他甚至开始想念王杰希,哪怕以往王杰希来带的也只是外卖。叶修被周泽楷幽怨的眼神看得受不了,只好买了菜谱和食材,可是捣鼓了半天只有一个鸡蛋汤勉强能吃,最后只能忍痛叫了外卖。

周泽楷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拿出了离开医院前领到的随身物品,一件料子不错的披风和一个他们家祖传的玉扣,希望叶修去当了换吃的。叶修被他气笑了,调侃道:“你头发倒还能值几个钱,要不削了换钱去?”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
“玉扣不是祖传的么,那也不是你的”
“身外之物”
“噗~谬论!”

………………

叶修还是偷偷查了卡上的余额,要是不去觅食,泡面也吃不上了。周泽楷的身体还得调养,光吃泡面也是不行的。看了家里一圈,为了教周泽楷认字,各种物品都贴了名称,张新杰来之前还得撕掉,都是事,都是事,自己给自己找事。

这两年和嘉世不知不觉紧张了起来,原来陶轩说过『一叶之秋2』让他做制片人,现在筹备的风声早就放了出来,但嘉世上下却没有人对叶修有半点透露。还甩出前面几部戏票房低迷的锅准备让叶修背,叶修无奈只得到影视城去找群演的活。

被44太太安利来看【我不是药神】,算是给过去的日子划个句号。过去的一个多月是人生第一次觉得坎坷的一个月,外公去世,妈妈悲伤成疾,还有期末考,感觉已疯魔了,希望后面的日子否极泰来否极泰来。 @🍃楚谓之聿🐧 谢谢您!

被屏蔽了,后悔没有存档,哭~

【周叶】流年04

H市的初夏从没像这一年的雨水集中,不停歇的下了整整七个日夜。这鬼天气,王杰希进了医院的住院大楼,收了伞看看又一次进了水的鞋,只能吐槽吐槽天气。因为不明人员事件,又加上一直下雨,剧组干脆放了假。王杰希在微草一向是全能的,这次被派来解决这件事,他原本是想着来协商的,把整件事压下来,缩小负面影响范围,再不济花钱买个安稳。万万没想到那人不但是个黑  户,还假装失忆。没有错,王杰希就是觉得周泽楷是黑  户,而且还假装失忆。现在倒好,啥也没谈成,自己却成了跑腿的了。

推开病房门,王杰希先探头看了一眼,见周泽楷睡着,叶修坐床边正摆弄笔记本电脑,这才缓缓的走进去,顺手把午餐放旁边的柜子上。

醒来后的周泽楷对叶修表现出非常盲目的依赖,已经到了非叶修不合作的地步,每次王杰希来送东西,看到周泽楷防贼一样的眼神,就很想把叶修支开然后给周泽楷一顿爆揍,虽然周泽楷还是个病人。

王杰希朝正抬头看他的叶修点点头,转身出了病房。叶修看了眼熟睡的周泽楷,小心翼翼的也出了病房。

王杰希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等叶修,很多时候和叶修接触都是私下里的事,像今天这样代表公司郑重其事地和叶修谈话,还真是不习惯。

“已经找到帮忙弄身份证的人了,你既然再三保证他不是偷渡来的,也就只能这么办了”

叶修听王杰希这么官方的语气直翻白眼,“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吧!不然你们再想一个?”

“就这样吧!你带他去录指纹,顺带他可以出院了”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没有然后了!”

“你们打算怎么安顿他?”叶修气结

“不是有你吗?除了你还有谁能带走他,连帮他出示证明的孤儿院他也去不了,骨龄检验已经十八了”

“这又能怪谁?”叶修气不打一处来,就因为他回去了一趟,微草弄了个什么协议书非要周泽楷签字,不认识简体字的周泽楷以为那是什么卖身契,他如果签了之后就可能终身为奴了,那绝对是不能够的呀。于是周泽楷大闹了一场,直到叶修匆匆赶来才做罢。但是从那天之后,非叶修不合作!

王杰希也表示很无奈,在他看来周泽楷就是在装可怜,然而对象是叶修,微草又急着甩锅,也就没什么揭穿的必要了,叶修自己当局者迷,能怪谁?怪谁?

“你找谁帮的忙?”

“老韩。”除了韩文清还能有谁。早几年为了演好警察的角色,韩文清没少在警察局里混,却因此知道了一些不为人知的门道。

“老韩?”韩文清和银幕形象一样的正直,叶修不太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

“买一送一,张新杰对周泽楷很感兴趣,过几天会过来。”王杰希很平淡的陈述事实。

“张新杰也住我哪?”

“不然呢?”

“不行!”叶修开始不淡定了,“房子是沐橙的,沐橙不欢迎张新杰。”叶修突然想起上次韩文清和张新杰来H市,借住他家的事来,强迫症重度患者张新杰,把能看到的物件重新摆放了一遍。大到客厅里的沙发酒柜,小到洗手间里的牙膏牙刷…………叶修的内心已经崩溃了,只剩一个念头‘阻止张新杰’

“沐橙已经知道了。”王杰希斜睨了叶修一下,听快嘴黄少天说他做这表情时大小眼会更明显,所以他总是会习惯性的先侧下身。

“……??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应该弄个手机,随时可以联系你”

“什么跟什么?这几天我有挂Q的好吧,前几天才特地回去拿的电脑。”

“……”王杰希想了想,才记起叶修并不在讨论组里,“沐橙已经知道了!”再次强调下事实。

“让一法医来研究周泽楷你觉得合适吗?他会不会太好奇了,把周泽楷解剖了?”

“那你可得看好了。”

“我不用工作的吗?”

“你不是有嘉世百分之十的原始股吗,卖了呗。嘉世动了这么多手脚不就是想让你出让股权?”

叶修并没有接话,别人不知道的是,那其实是沐秋留给沐橙的东西,当初嘉世经费不足,为了拿到沐秋手里的剧本不得已给他的。嘉世上市后就一直想要回去,这两年更是明目张胆打压叶修,当然,对付叶修还有另一层原因,叶修不肯参加商业活动,也不肯出席影片的各类宣传,他始终认为与其去搞那些华而不实的宣传,不如踏踏实实演好戏。不过看现在的嘉世,是该和沐橙好好聊聊了。

“让张新杰过段时间再来吧,我得把东西收一收,不然他会扔掉的。”

周叶【与谁有关】32

叶修昏天暗地睡了两天,周泽楷在一旁默默地照顾着,除了陪伴什么也做不了。

第三天苏沐橙打了周泽楷的电话,陶轩想带着她出去拉赞助,其实现阶段各商家都在观望,大陪分都要等比赛结束才决定投资方向。现在带苏沐橙出去,无非打着荣耀第一女神的名头,而每次苏沐橙出去叶修都是会着去的。

见到叶修陶轩狠狠地奚落了一番,但叶修不接茬,陶轩也是无法,只得愤愤的想着用什么法子让叶修吃一吃苦头。

叶修和苏沐橙被陶轩拉着去比赛场蹭热度,周泽楷只能一个人闷在H市,还好到赛程结束也就半个月了。周泽楷每天早上起来就去跑步,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买菜,做早餐吃早餐,训练,即使不在战队也坚持操作训练。

周泽楷以前也是常常一个人,所以比较能排解时间,自己规划了一下,把H市周边的景点游了一遍。又做了很多旅游攻略,准备叶修忙完可以一起去玩。晚上就猫着和叶修连唛看比赛。有时候叶修和苏沐橙被陶轩带出去吃饭,周泽楷就一直等着。联系虽然不断,三个人一起刷本的时间却也是少了。

终于等到了比赛结束,苏沐橙又连着忙了几天,然后她直接飞去了小S市找楚云秀。叶修自己回了H市,一进门把自己往床上一扔,累的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完全无视热情如火的周泽楷,对周泽楷的迎接吻回应的非常敷衍,就稍微张了张嘴,然后,叶修他,睡着了……

叶修从下午一直睡到了半夜才被饿醒,周泽楷已经睡熟了,叶修轻轻的拿开搂着腰的手,蹑手蹑脚去厨房找吃的。叶修胡乱的洗把脸,锅里温着汤,刚盛了一碗汤,转身就看到周泽楷睡眼惺忪的站在身后。叶修被吓个半死,汤也撒了半碗,全数落衣服上了。叶修想给周泽楷一个哀怨的眼神让他体会体会,结果发现对方的眼神比他还要更哀怨。周泽楷可怜巴拉的看着叶修,也不顾叶修一身的汤汤水水,伸手就要去抱。叶修赶忙阻止

“小周,我换身衣服先,这样真不行”

“直接脱了。”

…………“我很饿,”

“我也饿”

叶修看看周泽楷逐渐清明的眼神,非常确定他俩说的饿并不是同一件事。

“帮我弄点吃的呗,饿得我胃疼了。”以往的经验告诉叶修,不想就这样被拆之入腹,只有装可怜一条路可走。周泽楷果然立马紧张起来,“用不用吃药?”叶修忙摇头“饿的,吃点东西就好了。”趁着周泽楷转身弄吃的,赶忙溜走了。

周泽楷直接把汤滤出来,下了半把面条,放了一点肉片和青菜,再一个荷包蛋,美美的一大碗,色香味俱全。洗了个战斗澡出来的叶修看了直点头。

周泽楷搂着叶修坐看他刺溜刺溜的吃面条,然后和叶修商量趁假期去哪玩。最后两人商定到锡城去,叶修这半个月坐飞机坐怕了,特别声明自己再坐一次飞机会疯掉,高铁也不敢坐太远了,到锡城就一个多小时,感觉还可以接受,而且苏沐橙就在隔壁城市,到时候可以一起回来。





(谢谢看到这里的您!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是非常的抱歉,往后一段时间也没办法更的勤,大概只能周更。)

周叶【与谁有关】31

比赛的结果没有悬念,很多人期待的奇迹也没有出现。嘉世3:7输给了霸图,别说决赛了,嘉世第一次连四强也未进。还没有离开比赛场馆,老板陶轩就大发雷霆。队员们低着头一言不发,任由老板发作,叶修却早就从选手通道溜了。

叶修从后门侧身出来,就看到等在外面的周泽楷。接受到周泽楷眼神中的担忧,叶修居然还有心情调笑他,

“这配置,妥妥的坏人”戴棒球帽,大口罩,手里还捏着型号不小的墨镜。

叶修表现得越是漫不经心周泽楷就越是担心,但见叶修自我调节良好,自己反倒不好表现的太过伤感了,非常配合地说,

“打劫。”说完就去拉叶修的手,不轻不重的捏了捏。

“现在我连烟都没有了,看这情况难不成想劫色?”

“嗯。”周泽楷答完忍不住轻笑。

“啧啧啧……小周你也变坏了!”

两人打趣完一时无话,肩并肩默默地走着,萧山体育馆周围人越来越多,一直拉着的手也就放开了。路过超市叶修一下买了两包烟,周泽楷想阻止,想了想什么也没说。

一出门叶修就利索的叼了一根,可惜打火机打了好几次也不出火,叶修摊开手露出好看的打火机,抬头很哀怨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无奈,转身回去给叶修买打火机,谁让那个时常掉链子的打火机是他送的呢。

叶修和周泽楷一起时很少吸烟,烟瘾上来了也要躲好远去才吸。现在叶修觉得吸烟才能舒坦些,自己还在沐橙和小周撺掇下准备戒烟来着,真是,这些人太残忍了。

离住处不远有个小花园,两人找了张在树荫下的长凳闲坐,叶修还在抽烟,挪下身子离周泽楷远一些。周泽楷却不依,伸手半抱半搂着叶修。

“小心烟呛着你。”

“没事!”说完又把叶修抱紧了些。

叶修放弃反抗,而且他觉得自己一点多余的力气也没有,调整下姿势,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吸着烟,抬头看路灯的光透过树叶留下的斑驳光影,叶修觉得自己想了很多,又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想,耳边是周泽楷沉稳有力的心跳声,莫名的心安。两人一言不发,叶修就这样看着,听着,慢慢的睡着了。

周泽楷费了老大劲才把叶修背上了楼,把叶修放床上时觉得力道重了,慌忙回头去看,叶修睡得很死,脸上满是平时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疲惫,扒鞋脱衣服擦洗,不管怎么折腾,叶修依然沉沉的睡着。直到周泽楷躺下,叶修才习翻身的趴他身上,习惯性的蹭了蹭周泽楷胸膛,接着睡。

【周叶】流年03

把人送到了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血液化验结果和全身CT

一开始的检查由于人不肯松手,叶修一直跟着,到了CT室才被医生想办法分开来。处理全身伤口的小护士不敢下手,后来找来了值班的护士长和几个有经验的,就算如此,也有一个实在不忍心看那遍体鳞伤而退出来。全身上下除了脸,没有一处完好的。右脚脚趾头少了两个甲,左手无名指的指甲下还有截断针,身上密密麻麻遍布着鞭伤、刀伤、烫伤……器官检查中写着:肺水肿,肾功能衰竭…………化验单上也是长长的一排毒素名称,主治医生看了报告后只问了一句:这个人死了吧?医院方面报了警,微草相关人员没能阻止。

叶修跟完了全程,一言不发。就算为了拍戏逼真也不至于如此。

几个护士准备检查头部,基于身上的伤,他们打算把头发剃了再彻底检查。叶修出面劝说:“咳!我觉得吧,他全身上下就头发还是完整的,留着吧,找两有经验的护工来帮忙清洗并查看,等他醒来看情况再说”叶修私心觉得,这人留着这么漂亮的长发,应该不希望就这样被剃了。

警察的介入让事情更加复杂。微草各方面工作人员都坚称没见过这个人,而且有两个常给他们搭线的群头也都到场,也都说没见过。更加诡异的是,警方提取指纹比对,结果是查无此人。因为人还在昏迷中,也没办法做进一步调查。

微草负责人觉得冤啊,巨冤!但是喊冤也没什么用,只能想办法动用各种关系压着消息不让媒体曝光。最大麻烦还是来自警方,怀疑微草为了拍出效果而藐视人权,甚至怀疑微草是不是和海关人员有勾结,用偷渡来的人员,事情向着越来越严重的方向发展。

微草影视的人被拒绝了探视,片场送过来的那个人一直昏迷中,叶修用了叶秋的身份证明,也动用了一些关系,才得以留在病房照顾。曾经连续三届影帝的名头多多少少起了点作用。

叶修吃住都在独立病房里,微草的人帮他雇了个一起看夜的护工。病人未醒,却也极度不安。没有特别显的表现,但是常常满头大汗,为了安抚病人的情绪,叶修听取心理医生的建议,一有时间就摸索他的手。叶修因此手被掐出不少青紫来,这让叶修郁闷不已,一双只有骨头的爪子,哪来的力气?

病人终于在第四天醒来。但是除了名字,什么也问不出来。“周泽楷”警方耗了三个多小时只得到了这三个字,
其他的一概不答。